弗格森:小镇大怒火(组图)

当地时间11月24日深夜,在经过了漫长的三个多月后,负责非裔青年迈克尔·布朗被白人警察达伦·威尔逊枪杀一案的大陪审团最终认定—“不存在可以对威尔逊警官提出起诉的任何可能理由”。

虽然时值严冬,但在枪杀案事发地密苏里州弗格森镇,当晚至少有数百人聚集在警察局门口,共同等待大陪审团的决定。随着上述决定从检察官鲍勃·麦卡洛克口中被宣布,身处集会现场的布朗母亲失声痛哭,呼号抗议。与此同时,强烈的失望和不满情绪在人群当中急速蔓延。

“我们见证了又一起彻底的司法不公!密苏里从此将以种族歧视而闻名于世!”一名妇女悲愤地说,眼中满是泪水。

“凶手!你们是凶手,别的什么也不是!”集会现场的一名女子手持扩音器喊道。

石块,瓶子,砖头。高声的抗议,愤怒的叫喊,甚至还有枪声。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媒体的报道,24日晚的弗格森镇仿如“战地”。抗议民众高呼“还我公正”、“阻止种族主义凶手”等口号聚集,至少12座建筑物和包括警车在内的多辆汽车被纵火焚烧,一些沿街店铺也或被火势波及、或被人趁乱闯入。在现场进行播报的一名CNN记者被石块击中,他的两名同事疑似由于吸入催泪瓦斯而几乎无法说话;一名来自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主播由于附近交火,被迫中断直播……

从24日晚到26日,抗议活动波及美国从东海岸到西海岸的170多个城市,甚至还包括加拿大的几个居民点。从纽约、华盛顿到洛杉矶、西雅图,数千抗议民众走上街头,他们身穿写着“黑人的命(也)重要”、“没有公平,就没有和平”、“结束警察的残暴”等口号的衣服或手举写有类似标语的牌子;还有人高举着双手,模仿布朗据说在被枪杀前的动作。在以上地点,也发生了多起警察与民众的冲突,截至当地时间26日晚间,全美已有至少400人被捕。舆论普遍认为,在即将到来的感恩节期间,类似抗议活动仍将继续,甚至恐将在更大范围内蔓延开来。

25日,在律师本杰明·克朗普和民权活动人士夏普顿的陪同下,布朗的父母在新闻发布会上露面。在此后发表的声明中,布朗的家人称,对杀害自己孩子的凶手不会为其行为负责“深感失望”,但是他们谴责24日晚上弗格森镇发生的暴力行为。

律师克朗普则发言称,他的法律团队“公开而响亮地”反对导致大陪审团作出免予起诉威尔逊警官决定的法律程序,并称那是“毫不公平的”。他还指责检察官麦卡洛克为威尔逊辩护,而不是将其检举起诉,“我从没有见过一名检察官召开新闻发布会,诋毁被害人。”

但是,在大陪审团及检方看来,此前的决定自有其理据。大陪审团认为,首先,没有确实证据证实警察有故意枪杀布朗的意图;其次,由于缺乏当时的视频记录,时布朗是否反抗甚或有攻击行为成为案件的焦点,但是目击者就此提供的诸多证词,却并不一致。基于以上理由,大陪审团认定,威尔逊之所以开枪打死布朗,是认为布朗对其本人或者其他人的生命安全造成了威胁。

25日,涉案警察威尔逊自事发以来首次接受了电视采访,他坚称自己当时开枪的决定是“正确的”,“与种族无关”,“问心无愧”。这位28岁的警察在采访中说,18岁的布朗非常“孔武有力”,面目狰狞,犹如“恶魔”;在后者面前,自己就像一个五岁小孩,在跟美国知名职业摔角手霍克·霍肯打架。此外,威尔逊也否认了布朗曾举手投降,根据他的描述,布朗当时“冲过来”。

对于威尔逊的此番自辩,布朗父母26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其说法虚假且“非常无礼”,让他们“在受伤后又被侮辱”。“这就是一个种族歧视的国家”,布朗的父亲当天说。

24日深夜,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紧急讲话,促者和警方保持克制。但同时,他也对认为法律未获“一致和公平”执行的少数族群表示同情。此外,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宣布,司法部将继续对弗格森枪击案和弗格森警方进行调查。

几乎遍布美国的抗议甚至骚乱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5日呼吁抗议弗格森枪击案相关决定的美国民众“遏制暴力行为”,同时要求美国当局维护公民进行和平的合法权利。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侯赛因同一天呼吁美国人员保持克制,避免暴力和破坏行为,同时呼吁美国当局审查种族问题对本国执法及司法体系造成的影响。

俄罗斯外交部人权特使康斯坦丁·多尔戈夫则指出,弗格森案引发的骚乱反映了美国国内日益升温的种族歧视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会破坏美国社会的稳定性。

在自己的网络社交空间中,法国司法部长克里斯蒂亚娜·托比拉愤怒地写道:“在他们长大前将其杀死?布朗才18岁,马丁17岁,赖斯12岁。下一个受害人会是多大?12个月?”

自非裔青年布朗被白人警察射杀案发生以来,美国国内外便有声音认为,这是美国“种族歧视”的遗留。虽然自《1964年民权法案》通过以来,从美国国家制度层面来看,包括非裔在内的有色人种公民权益已经得到了承认和保护,但是,在社会经济地位和民众心理层面上,真正的“公平、平等”之路还远没有走完。

从宏观上看,根据美国近年的人口普查数据,美国白人家庭年均收入为6.2万美元,非洲裔家庭只有4.1万美元,后者收入仅是前者的66%,这一数字相比上世纪80年代的约70%,甚至出现了倒退。

而在微观上,以弗格森镇为例,当地三分之二的居民是非洲裔,但95%的警察是白人,市长和6位市议员中的5位也是白人,教育委员会的7名成员也都是白人。甚至此次调查布朗案的大陪审团,也是由9名白人陪审员和3名非裔陪审员组成。

虽然“平权”已经60年,但由于此前长达两三百年的不平等地位,非裔美国人在经济收入、教育水平、社会地位等方面均呈劣势,这在客观上使得非裔群体在某种程度上成了美国社会的“边缘人”。而这又反过来影响到社会中的其他人群对非裔人群的感观,用一位分析人士的话来说,“对很多白人而言,黑色的肤色本身就是一种威胁”。

以CNN的最新民调为例,在美国,54%的有色人种认为威尔逊应被控谋杀,而仅有23%的白人持这种看法;38%的白人认为威尔逊应被判无罪,仅有15%的有色人种持同样看法。

此外,也有分析认为,美国警察所配备的大量军方转赠装备,已经使这支本应用于社会治安的队伍“军事化”。另一方面,美国赋予民众的合法持枪权,也在客观上大大增加了美国警察的执法安全成本和心理压力。在二者的共同作用下,形成了美国警察对致命武力的滥用倾向。

此刻的美国,仍未恢复平静。24日深夜,弗格森镇的一位领导者在公开信中写道:“我们只得继续干扰人们平静的生活,因为舍此之外,我们只好为自己的生命担惊受怕……我们为了一个目的而来。这不是一时的冲动,这是一场运动。运动不死。”

1968年4月4日,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在支持田纳西州孟菲斯市清洁工人罢工斗争中遭暗杀。他的遇害引发了美国史上前所未有的黑人抗议浪潮,席卷全美125个城市。

1979年12月,4名迈阿密市警察以违反交规为由拘留一名黑人司机,并将其活活打死。1980年5月17日,4名判无罪。随后迈阿密市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并引发暴力冲突,造成至少18死亡,数百人受伤。

1999年2月4日,纽约市4名白人警察在追捕一名犯的过程中向无辜黑人青年迪亚洛连开41枪,使其当场毙命。此事引发了数万人的活动。2000年2月25日,4名判无罪。这一判决再次引发了抗议浪潮。

2001年4月7日,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19岁的黑人青年蒂莫西·托马斯因违反交通规则等,在试图逃跑时被一名白人打死。此事引发大规模种族骚乱,黑人民众与警察的暴力冲突持续3天3夜,造成至少60多人受伤。当年9月26日,这名白人判无罪。

2012年2月26日夜,佛罗里达州桑福德的17岁黑人少年特雷沃恩·马丁遭一名白人协警枪杀。2013年7月13日,这名协警被判无罪。随后美国100多个城市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