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作家的原生态

这是一个浮躁的年代,因此,在这个年代所诞生的许多文学作品也是浮躁的。浮躁是文学的致命伤。而在许多人的观念里,80后这一代的年轻人就是浮躁的代名词。他们叛逆、喧嚣、不甘寂寞,因此,许多人直言不讳地说:80后是垮掉的一代。我当然不同意80后是垮掉的一代这一说法。事实上,没有哪一代人是垮掉的一代,只不过每一代的生活方式以及追求的目标不同而已。但我所疑虑的是,在娱乐时代降临到我们生活的这片大地的时候,在魔幻类小说风靡的今天,到底是年轻作者们抛弃了纯文学,还是纯文学抛弃了他们。

正在文坛上围绕80后作家的写作展开讨论并产生激烈争论的时候,我认识了徐光木,他也是一位80后作家,看上去他有些腼腆,尽管镜片后的那一双眼睛,显得少年老成,但笑起来仍觉得朴实,甚至有点稚气。他将他最近写的长篇小说《宿命》拿给我看,初看几页,我立刻被吸引住了,禁不住要一口气读完它。

《宿命》这部小说与目前文学网站和市场上的绝大多数小说,尤其是新生代作者们的小说截然不同,它没有追随大流,而是关注改革开放以来的农村,写普通人、述平常事、关注人性。所以,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们,特别是有着农村生活背景的年轻人,都能够在这部作品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从而激起对乡村生活的美好回忆。取材于现实生活,原汁原味,正是这部作品的成功之处。

徐光木不追求年轻人偏好的华丽与怪诞的文风,这部作品写得自然朴实,以一种独特的浪漫主义手法从不同角度进行了多层次的艺术描述,运用朴素而不干涩的文字来解读人性,凸显了改革开放后乡村生活的风韵和乡土人物特有的神韵。我曾说过,中国长篇小说讲故事的功能在退化,冗长的叙述和枯燥的概念正在小说的鲜活与紧凑。但《宿命》却是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充满悬念,引人入胜。

但作品的最为引人之处并不在于情节的精巧布局和语言的生动流畅,而在于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对于人生、对于生活的认识态度,它通过深邃的生命意识和存在意识的阐述,热情地宣扬了生命形式的奇妙,寄寓着“美”与“爱”的美学理想,因而是一部展现人性纷繁复杂的令人回味的作品。

也正是因为以上几种因素的合力,才使得《宿命》成为受百万读者热捧的网络热门小说,我想,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注意到,众多媒体也对这部作品给予了极大关注,但媒体的报道仅仅局限于“80后关注农村题材”,“农村题材为何受网友热捧”等方面。我觉得《宿命》值得关注的不仅仅如此。最为关键的是作者用传统的手法,写出了一部纯文学作品,从一定程度上来讲,这部作品昭示出80后新生代作家文学心态的回归,因而对于传统文学的传承大有裨益。

当然,这部小说与优秀文学作品还存在着一些差距,立意虽然不错,但在表达方式上仍显得不够成熟、老练。正因为这样,它才展现出年轻作家文学的原生态。从激情写作过渡到心灵写作,这需要经历长久的人生和风霜的洗礼。徐光木这么年轻,显然还不能心清如水,更不能洞若观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