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创作奖太中年

天津今年评选首届青年作家创作奖前后的一段时间,天津的媒体着实轰轰烈烈地进行了大规模报道,这次奖项的评选条件、评委资格、评选程序,获奖者和提名奖得主的作品介绍、创作特点、创作历程等内容集中地冲击着受众的视线。

虽然非常欣喜地感受着那几日城市中处处透露出的高雅的文化气息,但是,对于最后的获奖者名单却总有一种疑问:到底“青年”作家创作奖该授予什么样的人?

姑且不论两位作家的年龄,因为国际卫生组织已经把青年的年龄上限划到了60这个数字,只要60岁以下都是可以被称为年轻人的。重要的是这两位都已经是出道多年、作品丰厚、在文学界已经有了一定地位的成熟作家。

他们的名字早已随那些作品而为人们熟知。说起赵玫,不提她早期的《网住你的梦》、《朗园》,任何一个稍微关注文化界的人,都会知道《武则天》、《太平公主》、《上官婉儿》是出自这位知名女作家之手,在一些报刊上也常能读到她的专栏。著有小说名篇《黑砂》、《镜中的你和我》、《鼠年》、《黑色部落》的作者肖克凡,也以其几百万字的作品,堪称一位知名作家。

笔者不属于“文化人”,但也关心自己所居住的城市中有哪些好作家,哪些新人新出了什么好的作品。因为我们不能一提及天津的作家,就永远说蒋子龙、冯骥才、林希吧?

于是从评选一开始就很关注。暗自想,既然主办单位打出了响亮的“青年作家创作奖”,总会有一两位近几年崭露头角的新人出现吧?而且当地媒体在宣传时,也提出了要通过公开、公正、公平的评选,产生天津的“新锐”作家。

“新锐”,作为一个略带不同凡响、时尚前卫、标新立异等意思的词语,人们可以理解它的含义。笔者也同其他几位二三十岁的同龄人交换过对青年“新锐作家”的理解,应该是30岁左右,最起码是40岁以下,当然包括那些更青春的作家们。比如余杰、石康,还有不管用什么来写作的卫慧、棉棉,甚至更小的韩寒、春树。

况且,我国目前已经设立了一个新的文学奖项“春天文学奖”,就是奖励30岁以下的青年作家。那天津的青年作家创作奖也应该是文学新人脱颖而出的一次机会吧?

当然,造就一个作家需要时间和生活的磨砺,不是说某某出了一本书就是作家。能得到读者认可的作家当然要有丰厚的生活根基和取之生活的创作源泉。可设立“青年作家创作奖”的目标,难道不是激励作家、催生作品、扶持青年吗?

对于像赵玫和肖克凡这样的成熟作家,还有几个与他们差不多同龄、同时代产生的获得提名奖的作家,如果是获得像茅盾文学奖、红河文学奖、哪怕是优秀作家奖这类奖项,相信都是适合的,但把“青年作家创作奖”授予他们,却总让人感到一丝怪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